Monday, February 10, 2014

那些天,孤独的恶梦

看回部落格里面的Draft,发现了这一篇,
存档很久很久的
勾起了很多的回忆
这是一件很久很久的事情了
是我刚刚入学Diploma,在Bintulu, Sarawak
那一年是2009
数起来,已经有5个年头了


还记得那一天,学姐叫我离开讲座会。
我很纳闷,后来跟上了她的脚步,上了救护车。
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怎么会是救护车
那是我作为大学新生的第几天了,我大约记得是7月头吧
那是minggu perkasa


后来,我被吩咐收拾些许日常用品
马上
从blok G 到 blok H
手上的东西,心头上的沉重,顿时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大概知道我需要面对什么了

H1N1.l'm being suspected

因为,我临时的室友发烧了
到了的时候,我看到医生护士,带着口罩手套
看得我心里顿时慌了起来
可是我想,我一定看起来会很轻松,也很倔强。呵呵
我好恨被人看见自己懦弱的模样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
我想说,也好通知我父母
但是,却令他们好紧张,很是担心
通话时,我压抑着,不把哭腔呈现出来
通话结束后,我哭得好压抑
也努力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crying is not gonna help

我还蛮努力的
之后3天,我一直担心这自己的体温,不想让它成为我的恐惧
那样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体会啊
体温也会让人害怕呵
那3天的日子,想起来也是一种体会
因为,好怕靠近我,却不得已给我送饭的学姐
我确实体会了那种心情,被怀疑,被隔离的感受
说真的,写实但也很现实
终于,这样一切倒也结束了
我真的,很心安

那些天的体会,雕刻了属于自己的另类收藏


以上内容,我没更改多少,都是原汁原味的当下感触
有了很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乘上救护车,其实不算是好事
第一次,被怀疑感染,更本就是半坏半好的事
第一次,庆幸自己那份自我感觉良好的幸运感
第一次,感觉生命是那么脆弱,要好好把握
也是第一次,发觉什么都比不上家人,特别期望当时他们就在身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